走出“天坑”!

發布時間:2020-08-10 17:41   來源:中國交通報  

  來自專輯

 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

  地處秦巴山區腹地的重慶市巫山縣下莊村,四面均是懸崖絕壁,猶如困在深井之中,是名副其實的“天坑村”。不甘心“坐井觀天”的下莊人,決心在絕壁上鑿出一條“脫貧路”,徹底打破村里世代沿襲的貧窮命。

  從1997年開始,歷經7年,100多名村民靠肩挑背扛,用雙手鑿出一條8公里長的“血路”,其間殉工6人。

  一切為子孫

  “下莊像口井,井有萬丈深;來回走一趟,眼花頭又昏。”這是下莊村民祖祖輩輩傳下來的打油詩。“1997年以前,全村397個人中,將近一半人一輩子沒有離開過大山,絕大多數人沒見過電視,更別說高樓和汽車。”62歲的下莊村村委會主任毛相林說,從他記事起,因失足墜崖、飛石砸中而意外身亡的村民就有30多人。

  村里連接外界的唯一通道,是接近垂直的后山及山上的108道“之字拐”。村民們去巫山縣城,要經由險峻的古道翻越懸崖,一來一回至少4天。因為交通不便,村民種出的農作物,要么自己吃,要么喂豬。然而豬因為運不出去,喂得再肥也換不來錢。

  1997年,時任村黨支部書記的毛相林在縣里干部班培訓時,看到過去同樣封閉落后的鄰村,如今已是家家電燈亮、戶戶電視響、幢幢洋樓起、路上汽車忙,被深深地刺激了。“我要修路,再難也要修,摳也要為子孫后代摳出一條路來!”毛相林暗下決心。

  回到村里,毛相林立即召集全村人開院壩會,把修路的想法跟村民們說了。一聽說要修路,村民們紛紛搖頭,說不可能??擅嗔植]有泄氣,他耐心地給大家做工作:“山鑿一尺寬一尺,路修一丈長一丈。如能前進一丈,絕不后退一尺。我們修不完還有兒子,兒子修不完還有孫子,總有能修完的一天。”

  毛相林的堅定,讓很多村民從他身上看到了走出大山的希望。“修吧!”“我同意修!”“我也支持修!咱不能一輩子當窮漢!”村民們紛紛響應。一個“愚公移山”的當代故事,便在懸崖峭壁上展開。

  7年鑿出8公里

  這條路,遠比想象的更難修。四周都是陡峭巖壁,連落腳之地都很難找,更別說在上面施工了。但下莊人并沒被困難嚇倒。幾個年富力強的年輕人,腰上系一根長繩,徒手爬上懸崖,懸在半空鉆炮眼。他們安裝并點燃炸藥,然后把身體緊緊地貼在崖壁上,以防被飛石擊中。

  縱使格外小心,但意外還是發生了。1999年8月14日晚,26歲的村民沈慶富找到毛相林,希望請兩天假回村看看務工回來的妻子。得到同意后,沈慶富十分高興,趁著天沒全黑又去撬石頭。突然,一塊巨石從他頭頂上方落下,沈慶富瞬間滾下了幾百米深的山谷。直到第二天,村民們才從山崖下把他的遺體收上來。

  沈慶富的意外,并沒有讓下莊人產生動搖。他們安葬了沈慶富,立即又投入到開山鑿路之中。然而,僅僅過了50天,不幸又降臨到下莊人頭上。36歲的村民黃會元正抱著鉆機打炮眼,被突然滾落的石頭砸中,不幸身亡。

  接連發生的意外,讓毛相林無比愧疚。全村村民自發聚集起來,送別專門從外地趕回來修路的黃會元??粗从^的黃會元家人,毛相林顫抖著說:“這路要修下去,可能還要死人。今天大家表個態,路還修不修?”

  “修!”人群里有人大聲說。喊話的人正是黃會元的父親黃益坤,“我兒子死了,但他死得光榮,路必須修,不能讓他白死了!”聽到如此斬釘截鐵的話語,村民們修路的決心更加堅定了。

  此后,又有4名村民為修路獻出寶貴生命。但對篤定的下莊人來說,為了走出天坑、拔掉窮根,他們不達目的誓不罷休。“下莊人認死理,一條道走到黑!”毛相林說,村民們白天修路,晚上住在山洞里,留守在村里的婦女和孩子種田、送飯,全村沒有一個人閑著。

  2004年,在毛相林的帶領下,下莊村的“愚公”們用了整整7年時間,終于在絕壁上鑿出一條8公里長、2米寬的機耕道。下莊通路了,幾代人的夢想終成現實。這是他們走出天坑的路,也是他們走出貧困的路。

  路開天地寬

  通了道路的下莊,第一件事是摘掉“貧困帽”。脫貧靠產業,有了道路的下莊人,大刀闊斧地發展起了產業。

  近年來,為了幫村里找“項目”,毛相林和村干部到處拜師學藝、打聽銷路。聽說曲尺鄉的柑橘種得好,他們就去了曲尺;聽說雙龍鎮錢家壩的西瓜供不應求,他們又去了錢家壩。

  在村干部的帶動下,村里種了300畝西瓜、630畝核桃、200畝烤煙、650畝臍橙,甚至過去賣不出去的紅薯、玉米、馬鈴薯,也成了供不應求的搶手貨。一些人還專門開車到下莊來“掃貨”,村里人養的豬也早早被人預訂。

  2015年,下莊村率先在全縣完成整村脫貧。滿臉皺紋的毛相林欣慰地說,修路前全村年人均收入不到300元,如今年人均收入達到1.2萬元,是原來的40倍。

  摘了“貧困帽”,下莊人并沒有停步不前。發展鄉村旅游是毛相林的新思路。“我們這里抬頭就是景,很適合發展鄉村旅游。”毛相林說,3年前他帶頭改造自家房屋,開起了村里第一家農家民宿。每年巫山“紅葉節”短短一個月,民宿就有上萬元收入。

  村民們紛紛吃起了“旅游飯”。2017年,巫山縣投資幫助下莊村實施民宿改造,建成了19棟34戶風貌統一的鄉村民宿,還有65棟79戶在規劃建設中。“不但我們能走出去,還要讓外面的人走進來。”毛相林說,如今村里與巫山縣博物館合建的下莊人事跡陳列館已初具雛形,今后村里還將打造“下莊古道”“桃花源”等旅游景點,讓游客走進來、留下來。村里探索打造的“原味下莊”,“五一”期間迎來了300多名游客,今年夏天正式迎接避暑游客。

  “修路讓我們脫了貧,發展旅游會讓我們奔小康。”毛相林說,現在兩成村民的年人均收入達到2.5萬元。再過兩三年,等旅游發展起來,村民的收入還將大大增加。

  “下莊人不等不靠、艱苦奮斗、自強不息的品質,不但在三峽移民時期是一筆難能可貴的精神財富,在脫貧攻堅以來也時刻傳遞著正能量。近年來,下莊精神作為當代版的‘愚公精神’,一直鼓舞著巫山干部群眾砥礪前行。”巫山縣委書記李春奎說。

  未來可期

  隨著脫貧攻堅的不斷推進,越來越多像下莊村一樣的貧困鄉村交通條件得到極大改善。

  5年多來,巫山縣總計投資100多億元,開通了渝宜高速公路,修建了神女景區旅游環線、當九路旅游線路等。助力全縣農民奔小康的“村村通”公路建設也快速推進,“脫貧路”“致富路”“產業路”遍布鄉村,全縣建制村實現通暢通達。

  巫山縣縣長曹邦興介紹,巫山要進一步加快旅游交通建設,建成大昌至平河、平河至楚陽等8條旅游交通大環線,為全域旅游示范區創建奠定堅實基礎,讓更多的鄉鎮通過交通帶動鄉村旅游,讓更多的群眾吃上旅游飯;突出“小康路”建設,加快推進“四好農村路”建設,徹底解決群眾出行“最后一公里”問題,實現通組通達100%、通組通暢90%、學校通暢100%,讓農村公路真正成為村民增收致富的脫貧路、小康路。

  如今,巫山通江達海的“水陸空”旅游產業漸成規模。今年“五一”,巫山縣接待游客約16.2萬人次,同比增長18.26%;實現旅游綜合收入6477.76萬元,同比增長35.93%。

  道路村村通后,帶來了廣大農村產業扶貧重大變化。僅以“中華名果”巫山脆李為例,隨著交通的便捷,巫山脆李“坐”上了飛機和高鐵,24小時內可達國內多數大城市。

  “未來3年,巫山將投放200億元再次撬動交通大發展。實現2小時到重慶、武漢、神農架,4小時到北京、昆明,建成承接東西、連接南北的渝東門戶交通樞紐大動脈。”這是巫山交通的美好藍圖。

  昔日出行“難于上青天”的巫山,如今已成為中國乃至全球著名的旅游目的地。隨著縣級高鐵始發站、縣級旅游機場等立體交通網絡構建,渝東門戶交通樞紐雛形日漸顯現。

  編輯:高春春

  統籌:汪東偉

  編審:干江沄

江西11选5查询